9号彩票代理

English 
/dfiles/6460/images/sand_j_logo.jpg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热点图文 > 正文

热点图文

忆吴士文先生的处世立身

日期:2019年01月08日 14:06   来源:于绍纲

全国著名现代汉语修辞学家吴士文先生,生前是丹东师专教授,曾担任民进丹东市委会,丹东市人大常委会、政协丹东市委会,政协、民进辽宁省委会领导职务。近些年来,丹东市语言学界陆续有缅怀、纪念吴先生的活动,我迁离丹东不得信息,未曾参与,最近才听说一些。大家写吴先生的文字多是就语言学、修辞学专业学术而言。吴先生在世时,我认识先生二十多年,遗憾由于工作和专业不同而请教不多不深,但对吴先生的处世立身还有粗浅地领略。此忆述虽然不会完整、准确,但从文章立意及时间跨度来说,我的这一篇可能是少有的。

我最初见到吴先生是在1970年初一个寒冷的冬夜,在丹东市凤城县东方红公社(今蓝旗镇)立新大队山沟里一户社员家的土炕上。那时吴先生是带着家眷由丹东市到生产队“插队落户”不久的“五七战士”,原本是辽宁函授学院的教师。我是公社报道员,大学毕业待分配两年,到东方红公社工作也只有两年多时间。

那天,我随公社一领导同志到立新大队有事,晚上顺便参加生产队学习活动,让我给社员讲讲刚发表的“两报一刊”(《人民日报》、《红旗》杂志、《解放军报》)元旦社论。我在讲解过程中发现,昏黄的灯光下,屋里一角坐着一位谢顶老人,圆脸微胖,闭着眼睛,但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不是在睡,是精神专注地在听。

讲完了,我特意问生产队干部,得知那位老人是市里来的“五七战士”,“辽函”的吴士文老师。听说是“辽函”的老师,我心生敬意,上前打了招呼。吴老师客气地应酬,没有多说话。就这样,与吴先生算是初次相识。以后,“五七战士”到公社开会,与吴老师见面相互点头、说话,都话不多,但感到吴老师谦虚、随和、有学问。

后来,吴老师到公社中学任教。过了一段时间,吴老师从班里选了十几名学生带到公社,听我介绍全社学大寨值得写的事和人。我讲过了,学生回去再采访、写出文章。吴老师选了几篇给我,我安排在公社广播站广播,被写的人、生产队和写稿的学生、学校皆大欢喜,公社广播也丰富了内容,吴老师和我都高兴。不久,吴老师调回市内,到丹东师范任教,这件事就没有坚持下去。

1976年春,我调离东方红公社,到凤城县委宣传部工作,仍然与吴先生有联系。其间,吴先生不光做学问,对自己的子女家事也尽情顾及,我也曾为其尽力沟通。

1978年,丹东师专成立,我心生向往。这时吴先生已经由丹东师范调到丹东师专任教,是中文系汉语教研室主任。我到蛤蟆塘吴先生家登门请求指点。在那时的社会氛围里,弃政从教一般人不理解,吴先生却给我支持,并把我介绍给丹东师专。又经友人相助,我很快于19792月调到丹东师专中文系任教。备课过程中吴先生给了我具体指导和精神支撑。

吴先生讲课我去听过,内涵的学问不必絮言。且看他站在讲台上的教态那么亲和、生动,黑板上写下的粉笔字那么快速、流畅,一双眼睛那么炯炯有神地与学生交流,学生的眼睛都注视着吴先生。课堂里静悄悄,唯有吴先生那清晰的抑扬顿挫的讲课声。吴先生早在1953年有《语法讲义》(初稿)出版、第二年又有增订本出版,修辞格研究这时已见到成果,在中文系教师的一次业务会上作了部分宣读,在校刊上发表了文章。

后来几年,我到学校党委宣传部工作。随着国家改革开放,“尊重知识”、“尊重人才”,吴先生在丹东师专最早于1980年被评为副教授。吴先生的声望渐渐由校内传向全市。丹东日报社邀请他定时给记者们讲修辞,讲稿印成了书。1982年,吴先生的专著《修辞讲话》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;1983年,吴先生晋升为丹东市的第一位教授。

我在丹东师专5年时间对吴先生的了解,感悟最深的是:吴先生自知学历不足,所受高等教育时间不长、不系统,与同事交往低调、随和;与有的老先生相比文史知识不那么渊博,但是他选择了不被常人看好,而适合自己心愿、具有开发空间的专业,并且肯下苦功,勤奋钻研,将专业搞得精深、达到创新;自己的学问,不仅在课堂上向学生讲得精彩,更重要的是没有停留在口头上,还付之于笔头上,进一步著书立说,终有大成。吴先生将自己的专业学问钻研出可以存世流传的成果,没有随着人去时移而消失。我从中得到的启示是:不论从事什么职业、担任什么职务,都应以本职为基础、为领域,结合年年月月天天的职业实践,深入进行理论的学术的研究,这会使本职业务升华、人生价值倍增。

我在19843月离开丹东师专,到丹东市文化局任副局长。以后与吴先生不在一个单位,不了解他专攻修辞学研究的具体情况,但知道吴先生已经在全国修辞学界有相当的地位和影响。

我更看到吴先生审时度势,由书斋、学校,走向了政坛、社会。19808月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,19823月补选为民进丹东市委会副主委,19845月当选为民进丹东市委会主委,19885月连任。还担任过政协辽宁省委常委、民进辽宁省委会副主任,丹东市人大常委会兼任副主任,1990年专任政协丹东市委会副主席。

吴先生走上市领导岗位,如同任教一样履职尽责,对待我这样的晚辈也一如既往地亲近。有时见面,总会听到他的心里话:越来越感到时间不够用。社会工作得做好,我的专业也在搞。他充分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,以顽强的意志、毅力孜孜不倦地在修辞学领域持之以恒地攻坚、攀升。我去吴先生家,看到他与全国多位修辞学家联系,有一叠叠的书信往来。吴先生主编、合编出版了多部专著。

我最后一次见吴先生是在1996年他老人家癌症加重躺在丹东市中医院的病床上。那时我已经由市文化局调任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、主席。那天先生精神还好、头脑清醒,与我说了带有诀别感情的话。其中说到,你现在主持一个单位的工作,再有不长时间也该退休了,这几年好好选择几项重点工作,干出个样来。又说要把接班人选好、培养好,这也很重要。按照先生的嘱咐,我在市社科联领导岗位虽然只干了3年,所做的开拓性、创新性工作还是拿得出来、经得起时间检验的。我记下吴先生的忠告,尽人事、听天命。

若有人问我,凭你二十多年的了解,对吴士文先生能做怎样的概括,你得到哪些教益?概括不敢说,教益有许多:吴先生审时度势,先专后红;敬业进取,勤奋创新;圆融处世,和善待人。

作者:于绍纲,1941年生人,沈阳师范学院毕业。曾在凤城县委宣传部、丹东师专、丹东市文化局工作。1998年在丹东市社科联党组书记、主席任上退休。

友情链接:大运彩票  易发彩票  云鼎彩票  必发彩票  幸运飞艇开奖直播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